• 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 加代与陈一峰、孟弘毅的江湖恩怨,谁是真正的黑帮之王?

发布日期:2024-07-05 06:13    点击次数:139

在1991年尾巴的时候,咱们就来到深圳了,那儿就是罗湖这块地界儿。话说回来,加代老兄自从踏入此地就没少折腾,跟那些混混们斗智斗勇,还有和陈一峰、孟弘毅那帮人的争斗,这些事儿说起来都是小菜一碟。但是呢,现在咱们要说的可是大事儿,加代终于碰上了硬茬子,那就是一个黑帮组织! 那个时候的深圳,受香港的影响特别深,所以好多社会上有点头脸的人都跑照样学香港那套,搞起了自己的帮会。 好了,我们言归正传,到了年底这段时间,让我们瞧瞧加代先生的势力架构吧。作为大哥级别的存在,他手下的事情都有人专门去处理,他自己

  • 在1991年尾巴的时候,咱们就来到深圳了,那儿就是罗湖这块地界儿。话说回来,加代老兄自从踏入此地就没少折腾,跟那些混混们斗智斗勇,还有和陈一峰、孟弘毅那帮人的争斗,这些事儿说起来都是小菜一碟。但是呢,现在咱们要说的可是大事儿,加代终于碰上了硬茬子,那就是一个黑帮组织!

    那个时候的深圳,受香港的影响特别深,所以好多社会上有点头脸的人都跑照样学香港那套,搞起了自己的帮会。

    好了,我们言归正传,到了年底这段时间,让我们瞧瞧加代先生的势力架构吧。作为大哥级别的存在,他手下的事情都有人专门去处理,他自己倒不用操那么多心。

    忠胜游戏厅那边,远刚老弟负责;忠胜表行这边,江林老哥掌管;至于向西村这个关键地方,那就交给乔巴老兄看守。唯独左帅这家伙,好像没事可干似的。

    左帅这人啊,实在是不太懂得做生意,就是那种四肢发达、头脑简单的类型,而且对加代老兄非常忠诚,只听从他的吩咐,绝对不会有二心。

    好几次,加代都劝他:“帅子,你得找点儿事情做,我可以帮你,你看看大家都有事儿忙活,就你闲得慌。”

    "哥,我现在真的感觉挺不错的,以前啊,我经常饿肚子,可是跟了代哥您以后,不仅仅吃得饱,而且还能有点儿闲钱用用。我底下那些兄弟们也过得很好。那么哥,接下来我们要做点儿啥生意呢?只要您吩咐,我肯定照办,我保证听您的话!"

    "帅子,你先听我说..."

    "哎呀,哥,您就别再说了,我肯定听您的,您让我干啥我就干啥!"

    代哥听他这么说,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毕竟左帅这个人就是这样,整天乐呵呵的,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。

    但是正因为如此,代哥才特别喜欢他,左帅从来不会耍小心眼,他总是说他什么都不懂,只管听代哥的,不管是打架还是杀人,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,可一说到做生意,他就觉得自己根本不行。

    大家都知道邵伟,他和代哥之间的关系可不止是兄弟,他们更像是真正的朋友,因为邵伟自己也是个生意人。

    如今的邵伟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在深圳湾这一带,早已不再是那个穿着破烂衣服,在市场上摆摊卖手表的小商贩了。

    自从他开始做生意以来,最开始只是进些价值几万到十几万的货物,而现在他已经能够一次性进货几十万甚至更多,尤其是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他还会和程大发一起合作做生意。

    仅仅做了一笔交易就赚取了高达四五百万的利润,邵伟展现出的商业智慧和实力可见一斑,令人叹为观止。某日深夜,邵伟终于在繁重工作之余,抽出时间与代哥取得了联系:“哥们儿,我们一起去外面吃顿饭如何?”

    “小伟,你最近的工作压力减轻了吗?”

    “无论我是否忙碌,你始终是我的好哥哥。我只是想和你聚一聚,聊聊天,放松一下心情。”

    “那好吧,我们出发吧。”他们离开了手表店,不远处就有一家餐厅,一进入包间,他们之间深厚的兄弟情谊便立刻显现出来,无话不说。

    代哥深知,尽管邵伟聪明过人,但对于自己却从未有所保留,因此在餐桌上点了许多美食美酒。代哥关切地询问:“最近的生意状况如何,还算顺利吗?”

    “哥们儿,我的事情你不必过于担忧,我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,自然会有自己的规划。哥们儿,我会每月按时支付你一定的费用,这是你应得的报酬,否则我会感到很内疚。”

    “今天我们暂时不讨论这个问题,我并没有想要给你增添任何负担,只是希望能够听听你的意见,如果你觉得不便,也完全可以拒绝。”

    “哥们儿,你这样说就太客气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是需要资金支持还是其他方面的帮助?”

    “我并不缺钱,我现在最关心的其实是左帅。”

    “左帅怎么了?我看他过得很好,生活得非常惬意。”

    “兄弟啊,帅子这个人呢,心地可是很善良的,跟咱俩是一条心,你可别忘了啊?”

    “大哥,我懂的,帅子他人很好。”

    “是挺好的,但我每个月都会给他钱——给得不够,人家不高兴;给得多了,人家却不要。我跟他提议过让他自己创业,当老板去,我也可以稍微支持点他,结果他却就是不肯答应。小伟啊,你知道的,像左帅那样的个性,他才不会想跟我们似的,开个店或者搞点事情出来呢。”接着,加代继续对邵伟说: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你要是能帮忙的话,就帮大哥找些好卖的走私货来,这笔钱我来掏。然后我会让他离开罗湖,去其他地方发展,肯定不会跟你竞争的,如何?主要是希望他能够有事可做,至少他的那群小弟们也多少能赚到点钱。你看看他整天跟着我,打打杀杀的样子,有时候给钱给他,他还不要,根本就不像个成年人。”

    “大哥,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啊。”

    “我跟你有啥不同吗?只不过是把心里话说出来罢了。”

    "哥哥,要是你真的决定那么干,直接打个电话给我,兄弟我肯定会帮你解决问题啊。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,你有困难来求助我也是正常的。你可记着,我是你亲弟弟呀!这样吧,哥哥,再等三天,深圳湾那边会有一组货物抵达,我都已提前安排好了,至于到时的货款问题,你可以完全放心,我会帮你处理好的。大哥,你就不要操这份心了,我会留下一艘快艇给左帅,到时货物抵达后直接送至我家的仓库,然后让他去宝安区取货即可。”

    “宝安区吗?”

    “是的,大哥,说实话,别让他去别的地方了,我看中了宝安区。那边新开设了一家大规模的家电商场,吸引了大批的外省经销商前往那里拿货。如今罗湖区的市场已经趋于饱和状态,让他去宝安区,肯定能赚上一笔大钱。只要价格稳定,肯定能赚到不少利润。”

    “兄弟,我在这个行业里确实不是很懂,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。”

    “相信我,大哥,三天之后货物一到,我就亲自联系左帅,让他过来找我。”

    “好的,那我就听从你的建议。”

    “来,大哥,咱们干一杯!”

    那天晚上,这两个兄弟喝得非常尽兴,一直喝到了深夜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加代回到家中并没有向左帅提及此事,大家心里都清楚,代哥是希望通过这件事情让邵伟欠下一个人情,以此展示我们这帮兄弟们的团结精神,对吧?这正是代哥的初衷和计划。

    就在三天之后,邵伟的七艘游艇按照约定时间准时抵达。其中一艘上载满了价值12~13万元的货物,这都是专门给左帅准备的。这些货物要是卖出去,至少能赚40~50万呢!想象一下,你跟着我混的兄弟们每个人都能分到好几万,这生意还有啥可愁的呀!

    邵伟特意打电话给左帅,语气简洁明快地说:“喂,帅哥,我是邵伟。”

    “邵伟啊,怎么啦?”

    “帅哥,你现在有空吗?要是没别的事儿,就过来我这儿一趟吧,有点儿事情想跟你聊聊。”

    “又有人找茬儿了?对方来了多少人?我马上带着兄弟们过去!”

    “哥,这次不是打架,而是有好事要告诉你。”

    “啥好事儿?行,那我这就过去。”

    电话刚一挂断,左帅这个人就是这么直接,立马就行动起来了。左帅身高足有一米八五,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焕发,站在邵伟的仓库门口,只看见里面的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卸货。

    左帅走上前去仔细一瞧,发现竟然有五六辆车在同时卸货,看来这生意真的做得挺大的嘛!

    左帅大声喊道:“邵伟,邵伟!”

    邵伟听到叫声,赶紧从屋子里走了出来。当他看到左帅时,左帅穿着一套灰白色的西装,而邵伟自己也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,显然是已经发了财,绝对是个做生意的好手。只不过他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头,中指和食指都不见了。

    探头瞧向外面:“哎呀,帅哥,你总算是来了!”

    “咋回事儿呢?电话里火急火燎的,我这不是赶紧跑过来了嘛,有事儿就直说呗,跟我还客气啥?”

    “哥们,我想问问你,小伟他搞这个挺挣钱的,你知道吗?”

    “我肯定知道啊,来之前就听人说了,赚得可是相当多。”

    “那你有没有兴趣试试看?”

    “我可不行,我哪儿懂这些啊?首先,我对这个完全就是门外汉,再者,我跟我哥在一起,我哥都没做,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情呢?要是我哥做了,我肯定也会跟着做的。”

    “我和代哥已经商量好了,他没跟你提过吗?跟我来吧!”走进仓库,那里是个露天的地方,空间非常大,一眼看过去,箱子堆积如山。

    邵伟指向一片区域说道:“哥们,这块地盘以后就是你的啦。”

    “我的?这是啥意思啊?”

    “帅哥,其实我哥并没有告诉你实情,我大概能猜出其中的缘由,不过你别谢我,要感谢的话就谢谢代哥吧!”

    “等会儿,我有点晕乎乎的,这又是道谢又是感谢的,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

    “哥们,这事儿是代哥找我帮忙的,他也跟我解释清楚了,说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,就让我帮你找点儿事情做,但是我觉得,你应该不会愿意来给我打下手,所以我们就这么决定了。这批货,你就拿走吧,我不收你的成本费,就算是我送你的礼物,你拿去周转一下,卖出去的钱,足够你买下一批货了,然后你就这样反复操作就可以了。”

    "哥们儿,你要是真心想干这件事,认真起来,别怕花费五个多月,哪怕只有三个月,我敢保你最少赚到100万啊!"

    "那你要我负责销售这堆货物?可是我完全不懂得这方面的事啊,我应该上哪儿去卖这些东西呢?"

    "大哥,这个事情其实挺容易搞定的,代哥特意叮嘱过我,不仅仅是你,还有你手底下的那群弟兄,他们跟随着你,包括曾经为了代哥拼死拼活的那群人,至少得给他们家人寄些钱回去,无论你自己花得多还是少,但是家里的生活总是要顾及到不是嘛?"

    "兄弟,你叫我该如何回应你呢,我确实是有那个打算和愿望,想要多赚点钱,但是我离不开我哥哥,这让我觉得很为难啊。"

    "朋友,咱们大家都是代哥的兄弟,又何必将彼此间的关系划分得如此清晰明了呢?"

    "您就按我说的做,等下回到银行,你可以先租辆货车,或者找一辆货车,然后把这批货物运过去。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地方,就在宝安区,那边新开了一家电器城,等你到了那儿之后,如果想租就租一个摊位,反正肯定不会吃亏的。在那里设立一个摊位,你要是想去就亲自去,要是不想去的话,就安排几个人在那里帮你卖,懂了吗?以后,不管是全国哪个角落,只要你在那里卖,时间久了,都会有人来你这儿进货,你的财富就会源源不断地涌进来,你就真的发达了!大哥,你就相信我,我向你保证你绝对能够赚到钱。"

    “小伟,帅哥我这个人口才不佳,但是呢,我还是得实实在在地跟你说声谢谢,真的,我是代替那六位和我共事多年的兄弟们,向你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,你这次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,真的,自从来到深圳以来,除了我哥哥给的那点生活费,我自己还真没赚到过什么钱。小伟,真的,我啥也不说了!”

    “咱俩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?而且,你要是想表示感谢的话,也应该去感谢代哥才对!”

    “明白了,明白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”

    “赶紧行动起来,去找辆货车,把那些货都拉走,明天我带你去电器城看看,咱们去宝安电器城,我帮你挑选一个好的摊位。”

    听邵伟这么一说,帅哥自然是感激涕零,内心激动不已,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,当天晚上就紧急找了辆货车,将货物顺利送达表行的仓库。无论江林是否同意,左帅硬是不顾一切地开始卸货。

    江林看到眼前的景象,不禁惊愕万分:“帅子,这到底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整个仓库都被堆满了!”左帅则淡定地回答:“二哥,这些可都是我的货哦。”

    “就算是你的货,也不能这么胡乱堆放呀!”

    “放心吧,明天我就会把它们全部运走,你何必那么着急呢?”

    江林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,毕竟他了解左帅的性格,就是如此固执己见。

    自此之后,邵伟便亲自带领左帅,前往宝安区进行销售活动,因为当时的深圳市被划分为多个区域,例如福田区、宝安区以及罗湖区等,总共有九个行政区。

    咱们现在来到了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这家电器城,这可是个难得的好地方,正好处于整个宝安区的心脏地带,热闹非凡可想而知。只要进到这儿,你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要说它的体量比以前的罗湖电器城还要大些。目之所及,店铺密密麻麻,各种商品五花八门,真是让人钦佩不已。

    刚开张不久,邵伟就费尽心思找到了一间周围环境极佳的摊位,面积大约有一百三十平方米左右,就在进门后右手边数过去的第四家。虽然不是最突出的那两家,不过这个位置也算得上佳选啦。

    说到租金呢,邵伟一次性付清了一整年的费用,只需要出8万5千元。当天赶紧把租赁合同搞定,然后开始简单装修,添置了货架、灯具还有展示柜等等。另外,还在商场后面租了个仓库放东西。

    货物摆上架子之后,左帅亲自操刀,连他的兄弟们都被叫来了帮忙。大家围成一圈,邵伟站在中间,像个老师一样,开始给大家讲解:“你们看看这款索尼摄像机,记住哦,市场价是5500元,我们批发的价格也是这个,都听清楚了吧?”

    大家纷纷回答:“大概知道了,伟哥,我们会记着的。”

    左帅也赶紧说道:“你提到那个名为小伟的家伙,我这边正仔细地记住每一项内容。我甚至拿出纸笔,一字一句地将其记了下来。”确实,左帅的记忆能力并不是特别出色,因此他特意备好一个小笔记本和笔,如同小学生那般认真地把每样东西记起来:如索尼产品的价格,5500元...此刻的他比在学校时更全力以赴地投入,要是上学时期也如此专注,哪里需要在江湖打拼呢!

    紧接着,邵伟又详细地解说了一番:“这个商品是佳能出品的,市场批发价格大约为4000元人民币;当然了,如果零散购置,可得切记,零买的话大概要花五千两百到五千三百元不等哦,这也是市场上的惯常作法啦!”

    对于那些从事商业活动的人而言,这些信息不仅需要牢记在心,而且还需灵活运用。然而,对于左帅等人来说,即便将这些信息记在笔记本上,也难以长久记住。

    尽管如此,邵伟仍然耐心地教导他们,包括手电筒、录音机、随身听、CD等各类商品的价格,但实际成效似乎并不尽如人意。

    整整一个下午,邵伟都在忙于向他们传授各种价格和销售策略,包括底价与市场价的区别,以及如何根据购买数量来调整价格,不同的购买量对应着不同的价格。

    然而,经过一整天下午的忙碌之后,坦白讲,当询问他们是否已经记住时,他们会回答说记住了,但是不久之后,再次询问他们,他们便开始含糊其辞,显然是并未真正记住。

    面对这种状况,邵伟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,毕竟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可以教授呢?

    就这样,所有的货物都已摆放整齐,他们在房间里进行了简单的布置。在离开之前,邵伟忍不住问道:“帅哥,你真的记不住吗?”

    “我应该能够记住,差不多吧。”

    "听好了哈,你可得赶紧成交啊,别让咱们吃大亏就行啦!"

    "你就放心吧,绝对不会吃亏的,我心里早就估量好了。"

    这段对话发生在邵伟决定退出之后。无论眼前的任务处理得好不好,他依然选择了离去,而且可以看出他并没有任何能够教导左帅的东西,因此他回到代哥身边时,也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代哥。听到这个消息,代哥自然是非常开心的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兄弟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,这件事无疑是好事一桩。

    在邵伟离开之后,左帅便开始了他的新生活。他命令他的手下们,要制作一块招牌,然后挂在店铺的门口,以此来宣传代哥的名声。手下们好奇地问道:"大哥,那我们的店铺应该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呢?"

    "这还需要问吗?当然是用代哥的名字啦,就叫做忠胜电器。"

    "大哥,虽然这是我们自己的生意,但是为什么要用到代哥的名字呢?"

    "废话少说,我可是代哥的兄弟,用他的名字又怎么样?我就是想借此机会帮他提高知名度,所以就叫忠胜!"

    不久之后,忠胜电器的招牌就被挂了出来。代哥听说此事后,表示了支持,并且告诉他们,无论他们如何经营这家店,他都会全力以赴地帮助他们。

    自那天起,左帅就再也没有回过罗湖,他每天都待在宝安区的店铺里,和他的两个兄弟一起努力工作。刚开始的那几天,他表现得非常专业,不再穿着那些流里流气的衣服,而是换成了干净整洁的衬衫,遮盖住了他身上的纹身。

    在最初的几天里,有些人会前来咨询,有些人则会前来打探情况。左帅有时候可能会忘记商品的价格,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,他逐渐掌握了其中的规则。

    嗯,比如说吧,有时候我在做买卖的时候,看到那些打扮得很气派、看着挺富裕的客人,就会稍微抬高价格;但是如果遇到穿得破破烂烂、仿佛手头紧张的人,我会适当降低价格。这样做下来,感觉还行,毕竟赚钱才是最重要的嘛,别的事情就别想太多了。

    时间过得飞快,现在我已经在宝安区这边待了差不多半个月了,收入也相当不错,大概赚了十二三万块钱。那个叫帅子的家伙真的很大方,一分钱都没留给自己,直接把他的六个兄弟叫过来,告诉他们要分钱,每个人可以拿到两万块,于是十二万就这么分出去了。

    兄弟们一听这话,就问:“大哥,那你怎么办啊?”

    “我?我不着急,急什么呀,我最后再算账。不过你们得记住,这些钱不是让你们随便挥霍的,都得寄回家里去,给你们的父母用,知道吗?”

    这个叫左帅的人,真的既孝顺又大方!

    在这里做生意也算是挺顺利的,代哥有时候也会过来看看,江林也来过,觉得我们做得还挺像回事儿的。大家也都没说什么,都觉得在这儿做生意挺好的,其实主要还是希望左帅能在这儿学到点儿东西,磨练一下自己,毕竟以后总是要靠自己的,不能老是依赖代哥。

    代哥也是出于好心,但事情往往并没有那么简单!

    就在那天中午,左帅、大东子,还有个小宁子,他们三个人在宝安这边,而另外四个兄弟则在远刚那边的游戏厅帮忙看场子。

    在这家大型电器城里,一帮子五六个穿着流里流气的小伙子挤着门进来了,带头的那位个子可不算矮,貌似将近一米八的样子,身材壮得像头牛,特别引人注意的是他那张大嘴和大鼻孔,简直就跟河马似的。不过他的眼神儿却是小的让人心慌,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儿。

    他后面还跟着四五个跟他差不多高的兄弟,一行人晃晃悠悠地走进了电器城。刚一进门,那个带头的就伸出手指着一边,大声嚷道:“喂,你们看,这个月已经快结束啦!”那边的人立马明白过来,赶紧掏出钱包数钱:“志哥,这是我这个月的管理费,志哥!”

    每个店铺的管理费都是不同的,大点的店可能一个月就要交上万块,小点的店也得交个三五千,至于那些小摊贩们,只需要交两千块钱就行了。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。

    收完了两边的钱,他们就来到了左帅的店铺。这时候的左帅正坐在店里喝啤酒呢,他还特意摆了个小桌子,那可是纯实木做的,当初花了六七百块钱才买到的。门口还有一个兄弟在看着,另外一个则陪着左帅在店里喝酒。

    这位来的人叫陈明志,是宝安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也是飞鹰帮的二把手。九十年代初期,飞鹰帮在当地可是大名鼎鼎,每个成员的胸口和手臂上都必须要有飞鹰的纹身。陈明志站在门口,对左帅说:“新开的店?懂不懂规矩?我告诉你,这儿可是我们飞鹰帮的地盘!”

    门外的小伙子左帅疑惑不解地问道: “您们是哪个帮会的?来到这里有何贵干?”

    “我们是飞鹰帮,你说呢?自然是来收取保护费的啦!”

    叫陈明志的那人朝着店铺里扫视了一眼后问道:“那我想了解一下,你们店里主要都销售哪些商品啊?”

    “这个问题与你无关吧, 倒不如直接说出你此次前来的目的,简洁明了的事情最好。”

    “一个月需支付8000元,将这些款项交给我们飞鹰帮。”

    “每个人每月8000元?这究竟是什么费用?”

    “这是我们的管理费!”

    “什么?”

    “难道你听不懂吗?这就是我们的管理费!”

    “我们并不需要你们的管理,我们自己能够处理好所有事务,货物也不会丢失,所以并不需要你们的帮助,请离开吧。”

    “别再装傻了,这是保护费,一个月8000元,如果少给一分钱,你就试试看!”

    “稍等片刻,我需要去告知老板这件事,你先在这里等待一下。”

    此时的左帅正在悠哉地品尝着啤酒,左手握着烤羊腰子,右手则紧握着哈尔滨啤酒。当小宁子匆忙跑进来说道:“大哥!”

  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左帅好奇地询问,小宁子连忙回答:“外面有人来收取保护费,他们自称是飞鹰帮的成员,要求每个月支付8000元。”

    听到这话,左帅立刻起身,赤裸着上半身走出房间,他的左侧胸部至前胸处纹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下山虎,张开血盆大口,显得十分凶猛。

    看到这一幕的陈明志不禁问道:“你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吗?”

    “没错,正是在下,请问有何指教?”

    “这位兄弟,你身上的纹身看起来很有来历,是否有帮会背景呢?如果真的有,不妨直言相告,或许我们两个帮会还有机会结识,这样的话,我可以考虑不再向你收取保护费。”

    “我根本不关心什么帮派不帮派的那档子事,我就是左帅。我可喜欢老虎了,所以就在身上弄了个下山虎的图案,有啥问题啊?有人说非得让我给他们交上8000 块钱的保护费?”

    “如果你真的不是帮派里的人的话,那事情就好办多了,只需要每个月定期缴纳8000元就行了,这可是我们帮派的规矩,我叫陈明志,是这里的二当家。”

    “你跟我说这么多究竟是想干什么呢?”

    “收钱当然得让你知道是谁在收啦!”

    “就算你说得再清楚,我也不会交这个钱的,我现在手头紧,就算有钱我也不会给你们的,这下你明白了吗?”

    “哥们儿,在咱们宝安区,要是不懂得规矩的话可是会吃大亏的,你可得小心点儿别被人揍了。”

    “我还是有点儿懵,你能不能靠过来再说一遍?”

    左帅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口,光着膀子,而他的对面则站着五六个身材魁梧的壮汉。陈明志慢慢地走了过去:“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了,说话做事…”

    “少废话!”左帅突然挥出一记重拳,狠狠地打在了陈明志的脸上,陈明志毫无防备,直接被打得飞出去一米多远,摔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。其他在场的人看到这种情况后大声吼叫:“大家一起动手,砸店啦!”

    此时的左帅转过头来对他们大喊:“赶快都把武士之战给我摆出来看看!”原来他随身携带着的这个武士之战,价格高达一万多元,甚至快要接近两万了!

    大东子顺手从旁边的展示柜里拿出一把刀,也没管刀鞘什么的,直接啪的一声把握住了刀柄,那响声清晰而有力,发出铁器相碰的声音,一听就知道是精钢打造的好刀。

    左帅接过这把刀,紧紧地握在手里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突然冲了过来。左帅反应极快,啪的一声侧过身子闪避,然后瞄准那个家伙的脑袋,刷的一下挥过去,接着就是扑通一声,那家伙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  看到这一幕,剩下的那四个小伙子都吓得不敢乱动。周围的商家们也都纷纷探出头来,趴在门口张望,小声嘀咕着:“那小子真是够狠的,拿着武士刀,一看就不像好人,肯定不是来做生意的。”

    大家都在那里聚集着,七嘴八舌地讨论着。陈明志也终于站起身来,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,朝着那帮人喊道:“嘿,小子,有种的话就不要跑!”

    陈明志从电器城跑出来之后,马上就拨打了电话:“喂,哥,我是明志,这边出大事儿了!”

    电话那头接听的是飞鹰帮的大哥,陈锡波,他一拿起电话就问道:“喂,老三,到底发生啥事儿了?”

    “哥,我们今天去电器城收保护费,结果遇到一个新开的店,一楼第四家,叫做忠胜,那小子不按规矩办事,不但不给钱,还把我们的兄弟给砍伤了,哥,你看这件事情该咋办呢…”

    “对方有几个人?”

    “他们就只有三个人。”

    “你们去了几个?我们这边可是来了六个人。”

    “不对吧,你们六个人还搞不定人家三个?”

    “哥,我们这次是疏忽了,之前收钱都是挺顺利的,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硬气,真的敢拿刀砍人!”

    朋友们啊,说好了嘛,你们现在可千万不要乱跑哦,就在这里定定地等一会儿,我立刻给耀东去个电话,马上就能到啦,请大家稍微耐心等待一下。”电话结束的那一刹那,陈锡波的侄子,一名叫陈耀东的二十几岁小伙子,就是这位聪明而有头脑的年轻人,后来顺利地掌管起了沙井新义安,与大哥的交情深厚得很。在这个时期,他们的名声非常响亮。

    陈耀东带领着九位与他并肩作战的兄弟们,坐着一辆小轿车和一辆老式的松花江面包车,手里紧紧握住那锋利的刀刃,一路疾驰冲向了那个充满危险的电器城。

    深圳与香港之间的关系密切,在社会上发生冲突时所用的武器大部分都是那种长约半米、略带弧度的片刀,这种刀具就像是电影《古惑仔》中的主角陈浩南他们所常用的。

    虽然片刀看似柔软,但是当它砍在人体皮肤上时,却能够产生巨大的伤害,因此在深圳,这种刀具被广泛使用。

    陈耀东手握片刀,带领着十几位兄弟,从飞鹰帮的其中一个据点——睹场出发,只需要短短十几分钟的车程,他们便来到了电器城。

    到达电器城之后,陈耀东见到了他的三叔陈明志。陈明志严肃地提醒他:“耀东,你要小心行事,这个人看起来身体强健,绝对不是什么好人!”

    然而,陈耀东却自信满满地回答:“就算他再厉害,难道还能比得过我带来的大驴吗?”

    那个在陈耀东背后跟着的家伙,名叫大驴,他的相貌真的特别奇怪,脸非常长,差不多就像猪的肾脏那样,脸上全是坑坑洼洼的地方。尽管这样,那家伙却充满了力量感,勇敢地去闯荡,力量也是惊人的,似乎天生就拥有优秀的身体条件。

    在飞鹰帮中,大家都尊称大驴为第一大英雄,他与耀东之间有着令人信服的紧密关系,只有耀东能够去指挥、调动他。虽然陈明志深知这一点,但他同时也清楚,大驴绝对是个狠角色。

    当耀东看到眼前的情景后,他淡定地说:“咱们进去看看吧!看看这个家伙是否真的有三头六臂!”他随手一挥,陈明志立马跟着他走进了大门。此时大东子一看到这种情况,立刻回头告诉耀东:“老大,又来了几个人,那些混蛋又杀回来了!至少有十几位呢,大哥,现在怎么办啊?”

    在这个时候,陈耀东、陈明志,以及他们身后的大驴和左帅等人,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里。尤其是大驴,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极为特殊的气息,以至于他本身的外貌并未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反而因为他的那张大嘴巴而让人心惊胆战。

    兴奋不已的十几个混混,再加上原本在这里的五位,总共有十四五个人,他们全都站在电器城的门口。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,耀东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,陈明志则大声喊出:“有种的就出来!”

    他一声巨吼,即使在屋子里面的左帅、大东子和小宁子都听得非常清晰。左帅立即抄起两把武士刀,紧紧地握在手中,步伐坚定地走近门口,猛地拉开门帘,挥舞着手中的武士刀,展现出坚不可摧的气魄,足以使在场所有人都感到震撼。陈耀东紧跟在左帅后面,同样手拿武器,左帅瞟了他一眼,而志明则站在最前面,直面陈明志:“你不是挺牛逼的嘛?告诉你,现在8000块钱可不够了,懂不懂?每个月得交2万,听清楚了没?要是不交钱,我们就砸烂你的店!”

    左帅眼神犀利,冷冰冰地瞪着他:“看来你还是嫌打得太少!乖乖给我滚,听见没?”

    陈志明仍然纠缠不清,耀东突然狠狠地推了他一把,耀东虽然年纪轻轻,但是说话语气却是十分沉稳:“朋友,你到我们宝安区来做生意,却不遵规守矩,这就是我们这儿的规矩!我们并不是想欺负你或者刻意难为你,整个电器城里没有任何一个商家敢不给我们交费,这样才能确保这里的安全稳定。你们这个行业里,不管白道黑道都得有关系,如果没有我们的保护,你们肯定会吃亏,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你们好,为什么不愿意交钱呢?”

    “我就是不想交,你能怎么样?”

    “你这话说的,就算是不讲理了!”

    “我就是不讲理了,你又能如何?在这儿装狠呢?有种你就上啊,有种就过来,让我领教一下你的武士刀!”

    "好吧,看来你真的是没有尝过那种滋味儿啊,那我们也不必多说了,是不是呀,那个叫做'大驴'的家伙!" 听到这个名字,那个叫做大驴的人立马往前走了一步说:"哎呦,来吧,咱们两个就痛痛快快地较量一番吧!" 看到这种场景,帅子在心里暗暗赞叹不已。就在他一瞬间的失神之际,那个大驴得意洋洋地挑衅道:“咋啦,叫你呢,怎么不吭声,你下来,我们两个就正正当当地分个胜负吧!” "算了吧,如果你们想要挑战的话,就多找些人来,单枪匹马的根本不够我打的!" 人们的生活方式有很多种,有些人选择做文官,有些人则选择做武将,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。像左帅这样的人,就是那种天生的混迹于社会中的人物,绝对是战场上的勇士。如果他不混在社会里,可能永远也无法崭露头角。 就在耀东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,左帅已经手持武士刀,径直向大驴走过去。他是第一个冲出去的,从台阶上一跃而下,利用自己的体重和挥舞刀刃的力量,两种力量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,直接攻击大驴的头部。 在战斗中,会打架和不会打架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。左帅的武士刀猛地一砍,耀东他们都被吓傻了,谁也没料到左帅会首先发起进攻,而且还是在人数处于劣势的情况下。 大驴本能地举起开山斧挡住头顶,但是双刀的威力实在是不容忽视。左帅右手的刀顺势一刺,直接命中了大驴的胸部。

    好家伙儿,大驴使劲儿往后退,想躲过这一刀,可是那武士刀有一米多长呢,刀尖儿锋利得很,就算他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能完全避开,刀尖儿还是在他胸口上划破了衣服和皮肉。

    只听“嘶啦”一声,大驴猛地往后跳了一步,低下头一看,胸口已经是血淋淋的一片。左帅的进攻可真是狠啊,他手里的武士刀挥舞得飞快,像疯子似的往前冲,耀东站在旁边干着急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。

    左帅的格斗技术实在是太厉害了,大驴根本不是对手。要是他硬往上冲的话,估计连几个回合都撑不住就要被打趴下。虽然大驴还能勉勉强强地抵挡几下,但是面对左帅的猛攻,他几乎找不到任何反击的机会,只能被动挨打,尽量不让自己受重伤。

    不过话说回来,大驴的力气可不小,要是被他打到一下,那可就惨了。他要是使出全力来,那把开山斧的威力绝对够让人断胳膊断腿的。手里拿着的那把斧头也不是闹着玩的,威力也相当恐怖。

    可是呀,那个左帅根本就不给你好好休息的时间,一直在那边逼得你没办法后退半步。眼看着这种情况,陈耀东马上就反应过来,开始担心起那位绰号叫大驴的人了。几轮交锋下来,大驴的胸腔、手臂还有肩膀都已经挨过不少打,虽然还没有严重受伤,但是如果再这么拖下去,被打趴下的那一刻恐怕也是早晚的事罢了。

    面对这个左帅,你是真的应付不了啊,他的速度简直像闪电一样快,而且他的那些武士战技都是专门往你的软肋里砸,不管是用刀剑直刺还是横劈,你都会觉得压力山大。

    直到陈耀东发出口令,周围的那些小弟们才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似的,他们被眼前这场激烈的单挑给吸引住了,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谁能够跟大驴打得如此势均力敌。

    于是乎,这些小弟们纷纷冲上去,想要直接攻击左帅,但是左帅的两个兄弟——大东子和小宁子,他们可不是吃素的,他们跟着左帅已经有六七年了,战斗技能自然是相当厉害的。

    他们俩一边往前冲,一边大声喊着:“大哥,他们来啦,宁子,咱们也别闲着,上吧!”

    听到命令之后,大东子和小宁子立刻就投入到了战斗中去,虽然他们的实力可能比不上左帅那么强大,但是对付个三五个人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!

    大家一股脑儿地往上冲,手里的刀子也狠命挥舞着。十几个人围着三个人攻击,双方一时之间谁输谁赢还没个定数。左帅立在那里看着眼前的情景,心里非常清楚再这样打下去的话,他们肯定得吃瘪,毕竟人家那边人多势众,就算身手再好也难以抵挡那么多把砍过来的刀剑啊。

    想到这儿,左帅决定不再盲目进攻,而是开始仔细琢磨作战策略。只见他虚晃一招,左手猛地扬起一刀,而右手上的剑则用力往前一捅,直接瞄准了大驴的大腿,只听见“扑哧”一声响,就看到大驴应声跌倒在地。然后左帅立马用武士刀顶在他喉咙上,厉声道:“你们都给我停下!都别动弹!看看你们自己的兄弟吧,我随时都能结束他的性命!”

    大驴被左帅控制住后,左帅也不傻,他知道如果继续硬拼下去,自己这边迟早会因为人数劣势而被消耗殆尽。

    看到这种情况,耀东也慌了手脚:“停下来!全都停下来!”

    听到这一声命令,在场的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,不敢再有任何动作。

    陈耀东此刻真的是心惊胆战:“兄弟,千万别冲动,千万别冲动啊!”

    “你不是挺牛逼的嘛?不是说要收我保护费吗?”

    “兄弟,我们现在不收了,这次我们真的是搞砸了,一交手才发现你原来这么厉害,我们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,咱们别打了,你大人大量,放过我兄弟吧,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找你收保护费了,行不行?就让我们离开这儿吧。”

    “哥们儿啊,咱们得把话说在前面,我这个左帅其实就是为了到宝安区发展生意的,可你们老想着找我麻烦干嘛呢?别逼急了我,不然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,听懂这话没?我这左帅的名头可是靠真本事挣来的,我动手就能让你们趴下来,别把我逼到那一步。”

    “老铁,咱们是真心服气了,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次?我们也没干啥大事儿,从今天开始,三叔,您就别再向他收取保护费了!”

    陈明志一看这情况,赶紧说道:“行,兄弟,我们这就撤,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们麻烦。”

    “好,记住你刚才说的,你还是个爷们儿么!”

    “我当然是个男人,大哥,求您放我们走吧。”

    左帅狠狠地把手抽回来:“快给我滚,马上消失!”

    大驴摸着自己的脖子,手上全是血迹,他艰难地站起身来,自从他混社会以来,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厉害的角色,左帅的实力让他彻底傻眼了,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。

    大驴一瘸一拐地,带着耀东他们一起,从门口走到车边,然后带着手下的兄弟们离开了。他们前脚刚走,大东他们就提醒道:“老大,您背后受伤了。”

    “没事,大东,你去药店买些碘伏和纱布,帮我处理一下伤口,这点伤不算什么,我们还要继续做生意呢!”

    你瞧,他们几个人一走进电器城的大门,整个电器城里的商家们,哪还有胆子去找他们的麻烦?以前那些看他们不顺眼,想要找他们麻烦的人,现在全都吓得不敢说话了,看到这种场面,三个人对抗十多个人,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,没有人敢再说半句废话。

    此刻,左帅他们刚刚走进屋子里,红尘子弟就立马干起活儿来。大东子呢,刚好去附近买了些纱布跟碘伏回来,迅速给左帅的伤口擦拭清洁,小心翼翼地用纱布把他的后背和肩头包上。这位东哥手头不停还顺嘴问道:“哥们,这事儿你觉得要不要跟代哥说啊?”左帅摇了摇头,“算了吧,代哥现在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,这点儿破事儿咱就别去打扰他了。咱们不是已经把那帮人打得落花流水了嘛?他们以后应该也不敢再找茬了。没必要让代哥操这份闲心,咱们自己搞定就行。”大家似乎都没把这个事情当回事儿,尽管左帅心肠挺好,但是这事儿能就这么轻松解决吗?对方可是飞鹰帮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,在宝安区混迹多年,实力不容小觑,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他们三个人给收拾了呢?



相关资讯

  • 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 徽商银行现涨超5% 股东要求提高分红率至30%并追溯至2016年

   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徽商银行(03698)早盘上涨5.11%,现报2.47港元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,成交额602.97万港元。 徽商银行公告称,6月14 日收到持有总股本约 3.04%的股东 Wealth Honest Limited 提出议案,要求该行加派股息,即延期至本月29日举行的股东周年大会上,将有分别来...

  • 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 苹果跟OpenAI搞在一起 马斯克怎么就破防了

    自打 WWDC 上苹果与 OpenAI 合作, 科技界顶流马斯克就坐不住了,开始高强度发推,广大网友纷纷吃瓜。  他这是一会儿嘲笑苹果无谋、库克少智, “ 苹果压根没有自己开发 AI 的能力! ”   一会儿发恶搞表情包,内涵 iPhone 给 OpenAI 喂数据。  还计划禁止苹果手机进他公司大门, “ 访客必须在门口检查他们的苹果设备,并将设备存放在法...

  • 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 美国保护主义政策下糖价高企,糖果制造商纷纷到加拿大投资建厂

    美国家庭有“嗜糖”传统,但越来越多的美国糖果制造商正在迁往加拿大。业内人士认为,美国对食糖业实行的保护主义措施增加了加拿大的吸引力。 多年以来,美国制糖业受到严格保护,糖果商和加工食品制造商等买家只能进口一定数量的原糖和精制糖,否则将被征收高额关税。这项已有几十年历史的规定旨在保护美国农民的利益,防止其他国家的食糖大量涌入美国。但批评人士说,这也使美国糖价人...

  • 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 农银理财乡村振兴主题产品扩容,首只应用“中债-农行乡村振兴债券指数”产品成立

    界面新闻记者 | 韩宇航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 6月6日,根据中债估值中心官微信息,首只应用“中债-农行乡村振兴债券指数”理财产品“农银理财农银安心灵动120天理财产品”募集成立,募集规模为2.89亿元。 根据产品说明书,“农银理财农银安心灵动120天理财产品”为固定收益类产品,风险等级为R2(中低风险),主要投资货币市场工具、债券等资产。业绩比较基准参考中债...

  • 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 银河证券:大基金三期成立提振信心,半导体材料、设备和封测板块当前具备配置价值

    6月5日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,中国银河证券研报表示重庆学森科技有限公司,半导体行业板块经历连续调整,多种迹象表明半导体行业周期即将反转,大基金三期成立为市场注入强心剂。关于半导体材料、设备和封测板块,银河证券认为当前具备配置价值。 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...